陈伟星:区块链圈的骗局必须被揭穿,行业必须透明化

区块链快讯 admin 2021-08-23 130 次浏览 0个评论
原创: 诗琦 锌财经 昨天“一个没有理想主义的从业者,必然会被负向激励的染缸染黑而不自知,一个全然自利的欺诈者,则是这个染缸巨大且...

本文来源: 锌财经    作者: 诗琦

“一个没有理想主义的从业者,必然会被负向激励的染缸染黑而不自知,一个全然自利的欺诈者,则是这个染缸巨大且能不断生长的毒瘤。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因为我内心对这些装神弄鬼的毒瘤,是深深的鄙视与不屑,但也不想以后再来落井下石。” 

锌财经潘越飞专访结束后的第二天,耿直boy陈伟星在朋友圈发布了这样一条动态,言语简单粗暴不加掩饰,转而又删除。 

对这个圈子稍加关注的人都知道,这句话,矛头直指李笑来。而二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也随着在社交媒体上的互怼尘嚣甚上,并在陈伟星八问EOS透明度,爆出比特币首富还欠3万个比特币这样的猛料后,攀上顶峰。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场看似荒诞,实际没多少人能懂的争论,远不止表面那么简单。昨晚深夜,几个币圈微博号突然爆出的李笑来年初和人谈话的录音,直接戳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不透明、不负责、过度圈钱、设计扭曲……被反复强调的行业乱象,李笑来一个都没落下。

 

李笑来的朋友圈 

一时间,许久没什么大动静的币圈炸了,社群,微博,不少垂直公众号连夜加紧推文,虽然有部分人表示李笑来老师的人设崩了,但有不少人却真诚地表示,被李老师实力圈粉了。 

“再这样下去,这个行业要被这个人搞死的。” 

本来,所有的区块链项目本质上都是所有投资人和散户的公共资产,理应每一个币的去向和原因都公开和申明,但是,当前没有治理的区块链技术,不是创造信用,不是用来达成去中心化、透明化的共识,反倒变成了支持欺诈与传销的技术。凭借着吹捧某一个小算法,再套一个概念,然后组建一个投机者社群就明目张胆的忽悠老百姓接盘买单了。 

这不是大家期望的区块链技术,至少不是我们。 

言语攻击李笑来的背后,是陈伟星对整个市场现状的过度忧虑。但现实却是不能过度理想主义,也不能过度期望别人理想主义。早前的几次专访中,陈伟星或多或少表达过这样的意思,当时就觉得这人真好玩,想出风头还要扯这么大的旗。  

但现在,这句话得到了印证。而他言语之间隐隐透出的无奈,也有了根源。

首骗套路:做网红,圈粉丝,再发一堆垃圾币给他们 

李笑来一直说,要起诉我说他是骗子侵犯了他名誉权,结果自己放个录音出来自证骗子本质,赤裸裸地讲诉他的骗术逻辑:“做网红,圈粉丝,再发一堆垃圾币销售给他们。”

 

李笑来在他的34000多人的“粉丝”韭菜群里承认曝光录音 

他的骗术核心里面几个关键点,必须揭穿(这点我在朋友圈里也详细说了): 

►1.他不是什么首富,相反他用各种手段集资了很多币和钱,包括30000个比特币、INB的3亿人民币、BigOne上的BIG、ONE、PressOne等20多个传销币和空气币、多年来十几个法币公司的募资集资、支付宝拉群搞风利基金风利债权(几万几十万这样地向散户募资)等等,这些钱都是不合法律规范的集资,都是要还的!但他每次给人看的都是同一笔钱,根本不够还!

►2.严重怀疑BigOne交易所客户预存的代币,已经被挪用或者盗窃。冷热钱包只有小几千个ETH,200多个比特币,靠着40%的分红回报承诺用BIG募集了一笔钱,然后单方面停止约定。发ONE代币,通过交易挖矿的高价返还分红的形式再募一笔,几天后又单方面停止交易;PressOne,在9.4的时候义正言辞地说退币不给政府惹麻烦,然后不久就去BigOne上IEO,割掉散户90%。这种类似的垃圾币在BigOne上有20多个,专门用来割韭菜,BigOne交易所就是他血淋淋的私人韭菜屠杀场。 

►3.他的粉丝运营模式,就是在Telegram上拉个3-4万人的大聊天群,不断地把有反对意见的人以“不合适投资人”的说法踢出去,同时不断地拉被他的光环吸引的新韭菜进群。这些人是他圈钱发币买币的核心力量,也有不少心知肚明的人,故意跟着骗新韭菜,大家都指望着李笑来拉来的新人可以接自己的盘。 

►4.他以未来“区块链”没有金融中介,所以要直接面向散户,以所谓区块链社群的名义,义正言辞地收割韭菜,毫无保护信息弱势平民的价值观,玷污、消费“区块链”,属于行业认知度的癌细胞、毒瘤,这也是为啥必须得揭露他的原因。 

►5.他在某地方搞的所谓百亿基金,就只是利用当地善意而不知的政府领导,和风险投资引导基金的政策,伪造是政府基金概念。现在政府一分钱都还没有出,他总共才募集了几千万,就四处以“政府站台百亿基金”的名义,投资了十几个发币、准备发币项目和垃圾交易所公司,然后再与这些公司一起消费“政府”站台的概念。因为币圈的特殊性,政府公信力特别受散户欢迎,这种盗用政府名义给自己站台营造形象收割散户的行为也必须被揭穿。 

►6.区块链行业也有不少想做事想创造价值的人,李笑来的毒瘤价值观企图把所有的人都拉下水,都说成是骗子,以显示自己的骗子行为的合理性,这是非常邪恶的逻辑。 

区块链毫无疑问会改变世界,大幅度节约信任中介成本,解决中等收入陷阱风险,但必须规范化,必须透明化,必须保护信息弱势平民,必须逐步把所有价值流程都区块链可信任编程化,必须以激励实际财富创造为目标。

陈伟星在乌镇讲区块链的精神应该是创造信任 

然而,现阶段只要这种善于诡辩的大骗子不停止肆无忌惮的欺诈行为,行业只会更加糟糕!

这个行业本身的容忍度已经很高了,所以,稍微收敛点! 

我早就看明白了李笑来的问题。在我质疑block.one私募资金问题,李笑来骗局等问题之前,就跟几个圈内人都聊过,不止一次,当时只是看着很不爽,觉得这样做不好。最终实在没忍住,选择公开怼,是因为: 

►第一,谈不拢,真的谈不拢。我觉得区块链不能再这么继续这么圈粉割韭菜了,而是应该想办法规范化,真正发挥区块链的作用,希望大家有影响力,一起来规范这个事情。我们私下里沟通过好几次,没法谈拢。徐小平和冯波为了推动行业共识组织的“区块链第一饭局”上,我和李笑来谈得不欢而散。 

►第二,因为我们的观点不一,加上我对EOS等不同看法,他私下一直离合EOS的人搞我,并且还私下里传我的谣言,很多人跟我讲过。 

针对我早前在朋友圈里指出的,李笑来拿取项目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售;欠30000个比特币,并将募集来的比特币打入Just-dice进行豪赌;交易所BigOne、INB资本和募集资金的账号都混存其个人账号,虚构首富假象等事实,他还写过一篇文章反驳我,说我没证据,说我不干净,说我创快的是假的,还否掉了打车链项目,但那就是一个教科书式的诡辩,是混淆视听,事实到底是怎样,网上都是能找得到。 

其实,稍微琢磨琢磨,就能想明白,李笑来的那套逻辑根本不是讲给我听的,而是讲给他的韭菜听的:我是首富,我很牛逼,我是你们的神,你们把钱给我就好了。至于看那个人,是在黑我,我对他好他黑我。 

我不止一次地说过,和李笑来的争论,最开始的触发点,在于价值观的差异。 

我认为不贪钱是应该的,不吹牛逼是应该的,不夸大其词是应该的。但这个市场处于早期,离钱太近,共识混乱,有一大部分人认为只要能炒币就行,认准一个宣传一个炒作一个,他们作恶,欺诈,拿不合适的钱放进自己口袋,李笑来就是其中之一。 

可能,很多人觉得,攻击李笑来,从人情道义上可能不太妥,但是个人道义小于公共道义。只要这种善于诡辩的大骗子不停止肆无忌惮的欺诈行为,行业只会更加糟糕!在这件事上,我纯粹想说,不能这么玩,想说大家别装B,别因为太乱而浑水摸鱼。

没有所谓的“告密生日宴”

同时,还有很多人认为我是好事之徒,多管闲事,也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我在炒作。没错,我是想炒作,但我只是想炒作透明计划、公开公共财富这件事,让整个竞争体系、分配关系能改过来,这是一个前提条件,也是我们的一个目的。

不要来评价我,评价我的观点 

创业就是要坚守一些底线,在币圈混,至少要有两样东西得搞清楚弄明白:投资名人站台的真实性、私募资金使用的合理性。和李笑来的争论,对我来说,其实已经结束了,只不过,透明计划还在继续。 

在我看来,所有从业者,对于透明计划治理的共识,是对韭菜的保护,也是最好的自我保护和对行业的保护。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努力坚持推行透明计划的一个重要原因。

 

区块链透明化治理要达成共识 

简单说下透明计划:分别代表投资人、媒体和第三方政府研究机构,共同实现社区自治与社会监督,让募资更透明、交易更透明、资金流向更透明,让区块链因透明而信任。 

说白了,它就是一套公共资金的治理方法:登记投资人投了,打电话问下哥们你投了没,投了打个勾。通过类似这样的方式,来明确哪些项目发币了,背后的负责人是谁,白皮书是什么,哪几个投资机构投了,到底募了多少钱,币的募集地址,每个月花多少剩多少……都形成档案、报格。 

同时,整个项目做成众筹模式,感兴趣的,每人拿1%的股份,大家投个几千万先干起来,钱不够了再增发,尽量团结更多有相同价值观的人,让整个行业各个角色都能够参与进来。前几天我们发布的打车链,其实就是透明计划的一个标杆实验。

但透明计划具体的框架,还在设计中,我们在北京已经有开发人员、产品人员在做这件事,预计一个季度左右就能看到有产品出来。它可能不会涉及到方方面面,但至少会做到两点:第一,哪些人投了,投了多少钱,怎么锁定,是不是锁定了。第二,募集的钱怎么用,至少精确到50万,100万。 

我本以为这样去宣传,可以掀起大家更多的共识。现实是,没那么多人把注意力放在治理上,大家关注的都是币有没有被炒起来。包括Governance,我提了好几个月了,但并没有太大的市场反应。 

李笑来这次录音曝光事件,从某种程度上,多多少少会影响和推进透明计划吧。 

其实,我不止一次地强调过,这个行业最大的机会,在于它能重新创造一个更加科学的经济模型、金融模型、货币模型,能解决分配关系不合理、贫富悬殊的问题,能解决习大大讲的人类社会发展不均衡、不充分的问题,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和方向,是很OK的。

 

陈伟星在乌镇分享区块链可以降低过高的资本利得,提高过低的劳动利得 

但前提,必须是要坚守底线。这个底线,我认为,首先是不贪污,合理使用公共资金。再久一点,就是不能喊单、操盘、控盘。最终,就连项目发币之前,也要通过更多的审核。 

在整个进步的过程中,有一些小小的瑕疵是正常的,但未来,肯定要更加规范,而且是大家一起来商量规范,一起去一步步地去推动发展,让好的例子能出来,不好的能克制。 

区块链第一饭局结束后,在场的一位教授给我发了一个微信说,大家会逐步取得共识,但不能太着急。 

他的意思是,对于治理这件事,我不能太着急,我不能用我的理想主义,去要求别人也同时到达这个高度。这个行业需要治理,需要透明化,需要有序,但是要一步一步来,慢慢来。 

已有 13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