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首发 薛蛮子的“秘密武器”朱潘【猎云财经90后链咖访谈录(第1期)】

区块链快讯 admin 2021-08-18 137 次浏览 0个评论
似乎朱潘心里有一个武侠世界,这个世界以“信任”、“义气”为价值核心,他不自觉的处在了武侠世界的中心,成为自己拉拢起来的队伍里可以依靠的人,直到他遇到生命中的师父薛蛮子,他又进入了另一个武侠世界。

【猎云财经(微信号:lieyuncj)】报道  文/ 郭琦

注:

(点此观看视频)猎云财经“90后链咖访谈录”对话朱潘精彩回放

【前言】

“你们把几千成本的房子搞到10万一平,那我们就把一串串数字10万卖给你们。”90后区块链创客“房奴”翻身的快意,折射传统商业和古典互联网的成长性已写入史籍。

1994年出生的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V神)19岁公布白皮书吸引逾亿美元投资,成为90后区块链创业者的偶像。

区块链引发的不仅是一场技术革新风暴,更可能是颠覆性的生产关系重构。由此,互联网形态将由信息交互互联网向价值转移互联网、秩序重构互联网逐步升级。创业者、消费者、投资者及其他利益相关者全部捆绑在一个生态当中,共享成长价值。这是社会经济组织形态的潜在重大变革。

区块链的世界不一定不属于70后80后,但一定会最终属于90后。

猎云财经隆重推出“90后链咖访谈录”,关注决定未来的区块链,关注引领未来的区块链创业新贵。让我们,一起跟随世界的改变。

91年出生的朱潘不到一年时间身家过亿,是区块链浪潮来临前,最早一批尝到甜头的人。

朱潘也在互联网处于太阳落山的当口,成为成功的创业者,在2017年将4931游戏交易平台带进同领域前列。

他通过黑薛蛮子的社交账户,结识薛蛮子,并获得千万投资。

一切都顺风顺水。4月11号,北京的气温刚刚回暖,朱潘接受了猎云财经的独家专访。

薛蛮子是伯乐,朱潘是找伯乐的黑马

朱潘结缘薛蛮子的方式已经是广泛流传的故事,他黑了薛蛮子的社交账户,还用薛蛮子的微博账号发了一条自家游戏平台的广告,直到薛蛮子的朋友提醒,薛蛮子才注意到有个小子用这样的方式同他问好。

在朱潘看来,这是苦寻联系方式无果之后没有办法的办法,并且在获得薛蛮子的社交账户后主动向他交待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交流,而非用作威胁。薛蛮子的微博账号下有数不清的青年向他介绍项目,企求获得投资,薛蛮子也惊讶于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找他介绍项目。他在很多场合向朋友介绍朱潘,还会饶有兴趣地介绍这段奇遇。

为什么是薛蛮子?朱潘说,是因为他的中国“第一天使投资人”这个名号。在黑薛蛮子社交账号之前,朱潘并没有接触过任何投资者,“那时候的创业理念就是有人出钱有人出力,大家五五分,哪会想到有人出一千万、五百万占你百分之十股份这样的。”朱潘经历过薛蛮子的投资之后,才感觉到开始了创业。

选择联系薛蛮子的另一个原因,大概可比作一个信徒向偶像寻求帮助。蘑菇头创始团队成员,朱潘的一个朋友告诉猎云财经,那个时候,朱潘非常关注薛蛮子的言论,并且深信在某些方面和薛蛮子是有共识的。这促使朱潘意识到公司需要融资的时候,首先想到了薛蛮子。

相互结识的曲折并没有影响薛蛮子对朱潘才华的肯定。薛蛮子将朱潘判定为“奇才”,把他当成是蔡文胜和李想之后又一位“秘密武器”。

薛蛮子的千万级投资解决了蘑菇头公司面临的资金问题。朱潘当时所做的4931游戏平台是一个强调运营的项目,需要大量的人力成本。薛蛮子的前助理陈菜根把朱潘这种遇到难题竭力寻找解决方案看做是强目标感的一种表现。

陈菜根对猎云财经说:“他会为了想要达成的商业目标,想尽一切路数,他的目标感觉跟常人不一样。他能在平台遇到困难后通过这种方式找到薛老,这说明他是有很大的成功欲望和迫切实现目标的野心。”

结识薛蛮子对朱潘最大的收获不仅仅是一笔可以扩大公司规模的资金,还有近距离接触薛蛮子而获得的言传身教。薛蛮子会主动联系朱潘,带他去见些对其发展有价值的人。2017年底有半个多月,朱潘去日本跟在薛蛮子身边学习。

在日本之行后,朱潘决定拉起队伍做区块链服务。“在那之前他是自己在学区块链,从日本回来后,他让我们大家一起来学区块链,他说未来区块链会是一个很大的利润点。”朱潘的同事说。

当下正处泡沫,我们只是小公司

BEECOOL的商业出发点是看到太多的项目方不会做社群运营,而社群运营又是朱潘和他的蘑菇头公司经验所在。在BEECOOL的官网曾描述了一笔社群服务交易包含的三个阶段以及完成计划。在猎云财经的采访中发现,运作BEECOOL除了运营的经验,使出的很多是“笨功夫”。

“我们做的不是把4931的用户平移过来,我曾说过,你去找人家的不一定是精准用户,人家来找你的一定是精准用户。所以,我们做了区块链交流群、区块链技术群、比特币交流群,用户先加群进来,然后成为我们的用户。”

作者面前的90后企业家,在谈到BEECOOL项目表现出超越年龄的沉着,他开始细致的讲解BEECOOL项目的定位,发展方向。

首先要说的是,社群做用户在我们看来是没有门槛的,其实很多行业都是没有门槛的,主要是说你的护城河在哪。我们很早就定下不买粉,去做真实的用户,竞争会有的,重要的是谁家能做更好的用户体验和内容产品的优化。”

其实,朱潘想通过BEECOOL做出的商业生态,不仅仅是社群服务。目前BEECOOL旗下还在做168.io ,一个区块链信息的导航网站,他像是一个hao123 网站,又像是在做区块链圈层中的门户网站。

即使是这样,当猎云财经问到,“有想过BEECOOL未来可以做多大吗?”朱潘表现得既像一个“长尾理论”的信徒,又像是身经百战稳扎稳打的投资者。

我们的判定就是现在这个市场一定经历着巨大的泡沫,我们一直定义我们就是一家小公司,从来没有定义自己是多么大的公司,路还是要一步一步走这样子。”

今年3月22日朱潘与爱员工创始人赵杨晛宣布创立“块来人”品牌,聚焦区块链招聘服务。一边是已经接触200多家区块链项目方的服务公司,另一边是经营猎聘行业成熟的团队,在大厦将起的区块链世界,朱潘又找到了一条市场入口。

“他解决的其实也是区块链行业的一个痛点,就是区块链技术人才的问题。赵总那边有非常资深的猎头资源,猎头联盟也有非常强的资源整合能力,所以,BEECOOL是非常愿意同他们深度绑定的。”

陈菜根向猎云财经评价朱潘的时候,提到朱潘有非常强的商业敏感性,“他在90后中,属于对人性的感知能力极强的,是高手中的高手”,这是令陈菜根非常佩服的一个优点。

先是投机者,不得已成投资人

朱潘已经形成了自己一套看项目的方法,接手项目会经过看白皮书到观察团队然后进行项目的估值一套完整的流程,更重要的是他对区块链市场已经有了迥异于区块链狂热气氛中的冷静判断。

“很多项目的估值他是有问题的,打个比方说,有的项目连团队都没有,就是拿着一个白皮书出来,这最多算是种子轮,种子轮怎么会有一个亿呢。” 

对项目估值的看重,可以窥见朱潘作为投资人的身份状态。让朱潘名声鹤起的事件是去年年底投资深脑链,这个项目在很短的时间里增长80倍,也让朱潘积累了参与区块链项目以来最大的一笔财富。

“当时看好的是这个团队,当时他们连房租都交不起,非常朴实的团队。我也没想到会翻这么多倍。他们其实是人工智能,在美国是很看好人工智能的,实际上他们是在美国火的,不是在中国火的。”

投资的项目意外增长是美好的,但现实中似乎没有那么多靠谱的项目。在朱潘看来,目前的技术水平是不会出现所谓的杀手级应用。我们已知的区块链技术可落地的应用已经有银行,票据,溯源,但这里面不会出现微信这样连接一切的杀手级应用。因为,从现在来看,大家查询区块都不能做到每秒并发,承载用户的量是有限的。

高速增长的大量财富,逼着朱潘参与投资,这位持有大量数字货币的币圈获利者,也在朋友之间的人情下,持有了一些空气币。

我问陈菜根:“在投资上,朱潘和薛蛮子相比,还有多大差距?”

陈菜根说,“我们跟薛老是没有可比性的,薛老是身经百战的投资者,而我们通过数字货币的获利,还只能算是投机者。朱潘如果还做投资的话,他有足够的能力和魄力找更多的人和钱用孵化的方式做项目投资,但我个人更倾向于建议朱潘先专注于自己的创业项目。”

朱潘可能也意识到了自己在投资上的局限。当提到数字货币的时候,他逻辑清晰地分析了为什么当下的数字货币无法取代主权货币:“比特币这样的数字货币,他不是国家性的,他是全球性的,比特币是财产私有化的概念。”

朱潘认为货币主权对一个国家是至关重要的,日本再支持数字货币,也不会让他挑战货币主权。国家发行的钞票上会有名人的画像,会有国花等等符号,这里面还有国家文化的问题。

说这些话的人,是比特币信仰者,也是EOS大量持有者,在他心中可能也在思考数字货币和主权货币在未来某一刻可以凭借怎样的方式奇妙交融

游戏少年,已身在江湖

而朱潘下一步在现实世界制造财富的方式,可能还是通过游戏。虽然朱潘勉强承认,可能会入局游戏行业,但从朱潘向猎云财经饶有兴趣地分析区块链+游戏案例时的神色,可以隐约看见朱潘已经在这个课题上做足了功课。

“世界上最好的游戏在韩国,但你没听到韩国要做区块链游戏,游戏最重要的是故事情节,他可能会加入区块链,但一定不是所谓的区块链游戏。”

如果说朱潘的命运跟什么东西有关的话,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游戏。

朱潘爱玩的游戏是《地下城与勇士》,我所接触到的朱潘的朋友,就是同朱潘一起打这款游戏时认识的。《地下城与勇士》代表了一大批90后的青春记忆。两位游戏深度玩家的见面,是朱潘做金山网络CTO时,两人约在了成都,这一段相识相遇颇有点像后来的朱潘跑去上海见薛蛮子。

朱潘从金山网络离开后有过一段开水果店的经历,他说,“人一定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我又不懂水果,做那个肯定失败。”顺从父亲开了水果店,那个时候他心里想的仍然是游戏。

打游戏卖装备,交易平台会收走玩家很多钱,朱潘发现他们能从这个点进入市场。

“做游戏有很多方式,我们当时觉得手游做不了,那是很好的团队和资金才能做的东西,一个游戏又很少能活过两年,吃鸡那样现象级的游戏是很少见的。我们能做的就是交易,他的技术粘性不需要那么高,强调的是安全性,我们之后就是找大量的运营人员。”

那个时候朱潘和朋友们在创业园区边上的咖啡馆里聊思路,2016年底进驻海南复兴城创业园成立蘑菇头网络科技公司,跟他一起创业的有发小,有游戏好友,有刚刚在创业园认识的朋友。

“我一开始不想定义说,这是一个好老板,企业不是一个好企业。创业就是这样,慢慢地就会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你不能倒,因为这帮人是非常相信你的。”

在朱潘的朋友眼中,朱潘是一个非常仗义的人,“去年年底,数字货币最火的时候,他也会告诉我们买哪些币会赚到,我们也确实赚到了,他是那种有钱一起赚的人。”朱潘的朋友觉得朱潘有一种大哥的风范,是值得依赖的人。

最让朱潘的朋友印象深刻的倒与赚钱无关,是去年端午节的时候买了粽子去看一个久不联系的朋友,而这个朋友在朱潘创业初期帮助过他。

朱潘的朋友对猎云财经讲:“他是那种特别知道感恩的人。”

似乎朱潘心里有一个武侠世界,这个世界以“信任”、“义气”为价值核心,他不自觉的处在了武侠世界的中心,成为自己拉拢起来的队伍里可以依靠的人,直到他遇到生命中的师父薛蛮子,他又进入了另一个武侠世界。

在朱潘眼中,薛老是洪七公样子的人物,老顽童,总是笑嘻嘻的,没有他不认识的人,他也愿意给朋友全力帮助

朱潘新的武侠世界的格局也许正在渐渐变大,陈菜根说“我所知道的,在个人成长方面薛老会教给朱潘很多,包括告诫他要注意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发扬90后身上的正能量。”据说,朱潘已经和他的朋友募集一笔5000万的公益基金,陈菜根认为,这说明在他心中已经有了社会责任的萌芽,这是好的事情,

在朱潘的微博里,他曾经转发了汪峰的《那年我五岁》的MV,歌词里有一句是“学一点东西,否则你会一事无成。”27岁的年纪,朱潘既获得了超乎寻常的财富,也承担了超过同龄人的责任。

不知道朱潘是否学到了足够多的东西,足够支撑他走向未来。现实是,区块链浪潮已来,他一头扎了进去,每个人都会既惊叹又感到欣慰,新技术与新青年的共同属性好像就是充满未知又前途无量

访谈实录精选:

猎云财经:用以太坊做ICO,币值降低造成项目实际融资缩水很多,这些项目怎样跟投资者做一个交代呢?

朱潘:我觉得,首先要看大家是用什么方式投的,比如使用数字货币以太坊,她就是通过退币的方式而不是现金,另外一个问题是,很多项目方没有理解,你所有募来的钱不是给你的,他只是放在你那里,因为随时都有退币的风险。很多项目方把募来的钱放自己口袋里了,我觉得这是有问题的。这个行业并不是说国家把你监管死的,是这个行业自己把自己搞死的,很多人跑来发空气币,导致这个行业持续低迷的状态。

猎云财经:你的微博有发“一种责任,一种自豪!”,您现在责任的是什么。

朱潘:发那个有个源头就是图片上是蘑菇头的工作牌,我首先要承担的是CEO的责任,因为已经是上百人的公司,你承担的是大家相信你去做好这个公司。你不仅是找人,找钱,找方向,你还承担的是为这么一帮人找寻一个更好的未来。从区块链来讲的话,我说过ICO不可能有未来的。我们的公司就不会去募集其他人的钱,我们的基金没做任何的私募,都是我自己投进去的,因为你明知道整个市场持续破发,你募人家的钱过来一定是赔的,这是市场责任。第三个责任就是,我们要对区块链做一个普及,比如ICO到底是什么东西。以前确实很多人是在做事的,现在很多人募了钱直接就跑了。

猎云财经:你觉得除了项目以外你是靠什么打动了薛蛮子老师?

朱潘:我不知道。因为,以前有人会说遇到机会抓住机会遇到伯乐什么的,那时会觉得是不可信的。当我认识薛蛮子老师之后发现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存在的。薛蛮子老师带给你的是很大的做人做事的道理,他跟你讲开公司的理念,他像武侠世界的人物,一点架子都没有,整天嘻嘻哈哈的。他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猎云财经:您觉得区块链应用是伪需求吗?

朱潘:有些应用根本就是强加区块链进去的,我打个比方之前有个做整容的项目,你可以说做药品溯源上链,而他的方式是,所有的女孩你要来做整形,就要先买我的token,然后解决支付,这个的用户群体就不对,他就不是搞区块链项目的人,她都不知道怎么买token。我为什么不能现金支付给你?这就是伪需求。从技术上来说,让用户去使用,产生杀手级应用的技术还没有达到,现在解决支付都有问题了,他只能解决用户场景落地。

猎云财经:4931是基于怎样的考量做出来的?

朱潘:我们那会儿已经知道要做游戏,游戏又会分好几种,我们可以做分发,做运营,做联运,我们当时知道分发和联运我们做不了。你要制作一款游戏出来还不如去哪里代理一个游戏出来。这都是有钱人,以及很好的团队才可以玩的东西。你什么东西能做,只有交易嘛,解决用户游戏过程中的买卖问题。不做手游另一个原因是,手游能活过两年的是很少的。

猎云财经:您有比特币信仰吗?有华尔街专家说他有可能归零,您觉得有可能吗?

朱潘:我觉着现在的华尔街一定会把他给炒起来,因为我们分析比特币的价值回归在哪里,我们将原来的钻石是不是值钱的?只是稀有,不能吃也不能用,人们认为他是有价值的他就有价值。比特币也是这样,他的数量恒定。而且我认为华尔街一定会把他当做期货产品,将价格拉高。

猎云财经:BEECOOL在进行项目合作的时候会经过怎样的审核?

朱潘:首先,你的白皮书的商业结构是否能够真正的用这个落地场景,是不是能够实现区分、量化。第二个是看团队,你这个团队是否是真实的,是否以前就从事过这个行业。第三个部分,白皮书里面所有的经济共识,商业共识,还有它的多种分配,我们都会去仔细的去看,最终判断他的估值问题。 

已有 137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