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明:协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所要关注的四个思想方法

区块链快讯 admin 2021-09-07 137 次浏览 0个评论
朱嘉明:著名经济学家,数字资产研究院院长。4⽉28⽇,莫⼲⼭研究院与京东数科研究院共同举办2020春季莫⼲⼭论坛,会议主题为:“疫情下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如何配合...

朱嘉明:著名经济学家,数字资产研究院院长。

4⽉28⽇,莫⼲⼭研究院与京东数科研究院共同举办2020春季莫⼲⼭论坛,会议主题为:“疫情下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如何配合”。莫⼲⼭研究院学术委员会联席主任朱嘉明作为点评嘉宾,发表了题为“协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所关注的四个⽅法”的讲话:

探讨协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探讨宏观经济形势和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的关系,以及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的内涵和量化细节是必要的。但是,也需要思考协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相关思想方法。我主要提出四个思想方法问题:

1. 如何实现多目标的优化?在当前形势下,讨论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间的协调,甚至一体化,涉及到:(1)各自政策目标的选择;(2)两大政策目标的排列;(3)寻找基于两大政策多项目标的优化组合,也就是实现“帕累托”状态。见下图,横轴是货币政策,竖轴是财政政策,区间存在优化目标:

f (X)=[f1(x),f2(X),…,fK(X)]

更需要注意的是,为了满足包括这两大政策的优化目标,需要确定具有核心和关键意义的目标。这样,就需要正视所谓的政策倾向问题:政策制定者和决策者究竟是更倾向和依重财政政策,还是更倾向和依重货币政策?在我看来,货币政策更为重要,因为M2的供给数量的目标,利率水平的目标,对其他目标都具有直接和间接的影响。

2. 如何平衡多方博弈?“博弈”是一个被普遍使用的概念。任何政策的形成和落地,都受到相关利益群体之间的博弈影响。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在于:在任何一个国家,参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博弈群体都不是单一的,至少包括政府、企业、个人。下图,假设存在X、Y、Z三个方面,可以发生不同的博弈组合。 

更为重要的是,受制于已经形成的全球化格局,还存在不同国家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之间的博弈,以及诸如IMF等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参与的博弈。因此,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都不得不考虑对其全球经济秩序的影响,很难存在完全孤立于国际社会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例如,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就不得不评估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货币宽松政策和0利率,甚至负利率的影响程度和方式。

3. 如何看待政策滞后?进入21世纪之后,全球范围的经济和政治情况瞬间万变,“黑天鹅”和“灰犀牛现象”,更有“蝴蝶效应”的常态化。此次的新冠疫情具有相当的突发性。所以,急剧变化的外部环境不仅导致制订政策所提供的“窗口期”极短,而且导致政府和企业的战略和政策调整频率加快。以下三种可能性值得重视:(1)因为制定政策需要时间,当政策制定出来,还没有颁布和实施,“窗口期”已过;(2)“窗口期”没有过,却因为政策实施滞后,与“窗口期”时间错位,严重影响政策效益;(3)政策实施是一个或长或短的过程,即使在“窗口期”内,却因为政策效益的显现过慢,人们因此失去耐心,甚至发生过早废弃既定的政策的情况。

下图表现的是:货币贬值对“经常性账户”的影响的滞后性,以及全过程中的不同阶段。

总之,制定财政和货币政策,都要针对外部环境迅速变化,“窗口期”转瞬即逝,政策实施过程的时间滞后等情况留有充分空间。

4. 如何处理政策的扭曲性?实行具有混合特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是历史趋势。但是需要注意到:无论政策选项多么接近优化目标,政策实施的结果都会存在不同程度的走样和扭曲。

 造成这样情况的原因包括:(1)信息不对称,参与主体“共识”基础发生变化;(2)形成新的利益格局和利益冲突;(3)未预期的外部元素“侵入”。还有,所谓的“逆周期”,“弯道超车”等策略性选择,也都会使得原本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发生变异情况。

以上是我希望我们在讨论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融合过程中需要关注的四个方法。

谢谢大家!

注:文中所配图表非原创,源自公共网络,仅为配合文中思想与文字,为读者提供直观效应。特此说明。

已有 137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