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持续低迷、被雀巢抛售,银鹭“离巢”后能或难再高飞

区块链快讯 admin 2021-08-31 135 次浏览 0个评论

雀巢出售银鹭的消息持续了一年有余,终于落下了“最后一只靴子”。银鹭将在今年年底彻底脱离雀巢。

12月25日,雀巢官网发布消息称,同意向Food Wise有限公司(以下简称“Food Wise”)出售银鹭花生牛奶和八宝粥业务,预计交易将于今年年底完成。值得注意的是,Food Wise由银鹭创始人之一的陈清水家族控股,此次交易可谓是银鹭在外历后“回归”了。

业内人士认为,银鹭的花生牛奶和八宝粥业务近几年发展并不理想,在聚焦战略下,雀巢也急于脱手。出售后雀巢在中国市场将更加聚焦优势品类。银鹭回归也将获得更多重视和自由度。就自身发展而言,银鹭体量仍有50亿元,且拥有雀巢咖啡的生产和分销权,预计会在多场景、多品牌、多渠道等层面发力,不过是否能够再次高飞尚难确定。

业绩低迷,创始人接盘

雀巢在官网的消息中称,出售银鹭的资产包括位于福建、安徽、湖北、山东和四川的五家企业的全部股权。交易双方同意对此次交易的财务条款不予以披露。

作为接盘方的Food Wise,是由银鹭创始人陈清水家族控股。天眼查数据显示,Food Wise为一家香港注册的企业,注册时间为2006年。

据了解,1985年陈清水、陈清渊等6人筹资3万元创建了同安县新圩兴华罐头厂,1990年,该厂获得华侨黄福华20万美元投资,创建厦门同茂食品罐头有限公司。2000年,该企业再次引进台商资金创建厦门银鹭食品有限公司。

2011年,雀巢收购银鹭60%的股权。2017年,雀巢收购银鹭20%的股权;2018年,雀巢收购银鹭剩余股份,完成控股。虽然被完全收购,但陈清水并未离开银鹭。2014年10月,陈清水开始担任银鹭合资企业总裁。在雀巢高管崔伍迪后接任后,陈清水仍继续担任银鹭合资企业的副董事长一职。

对于此次选择陈清水家族控制的Food Wise接手银鹭,雀巢方面称,主要原因是Food Wise能够确保平稳过渡的同时保证银鹭业务的长期成功。

其实早在2019年10月,业内就传出雀巢出售银鹭的消息。2020年3月,该消息进一步被坐实,雀巢正与摩根大通合作,为出售银鹭做准备,并寻找买家,售价约为10亿美元。期间,曾传出统一、娃哈哈、达利均有意收购银鹭,但均未正式。直至4月24日,雀巢在2020年一季度财报中称,正对银鹭进行战略性审视,有意出售银鹭花生牛奶和八宝粥的业务,保留即饮咖啡业务。传言最终被证实。

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认为,从发展的层面看,雀巢收购银鹭近十年的时间,借助银鹭在全国产能布局和销售网络推出了一系列的产品。但雀巢对银鹭品牌的建设相对保守,新动作不足,未能跟上行业发展节奏,银鹭发展未获预期的结果。

数据显示,2013年银鹭销售规模曾达111亿元,2015、2016年出现下滑,虽然2017年和2018年,曾一度稳定状态,但2019年,银鹭因为业务不达预期被雀巢点名。由于2019年下半年包括中秋节银鹭业务表现未如预期,加上竞争环境激烈,雀巢对银鹭的战略、产品组合以及业务计划进行了检视,并据此作出了减值处理。雀巢首席执行官马克·施奈德(Mark Schneider)表示,雀巢已经很坦率地表明,银鹭2019年为业绩带来了压力。

银鹭离巢,各自安好

雀巢此次交易是有选择的。虽然出售了银鹭的八宝粥和花生牛奶业务,但雀巢保留了更有发展的咖啡业务。未来雀巢的业务更加聚焦。

雀巢方面称,该交易将使雀巢在中国更专注于关键领域:婴儿营养、糖果、咖啡、调味食品、乳制品和宠物护理等。雀巢利用强大的品牌优势、数字化能力和创新引擎推动业务增长。

作为交易的一部分,雀巢将保留其雀巢咖啡即饮咖啡业务,并在大中华区大部分区域进行分销。雀巢咖啡是推动雀巢战略增长的引擎,进一步在中国所有渠道加强投资该品牌。雀巢咖啡在中国的整体业务将由一个团队管理,借助协同效应加强能力,助于推动业务的进一步增长。

雀巢已经在全球开启了聚焦战略。8月,雀巢与青岛啤酒达成合作,青岛啤酒购买雀巢中国大陆的水业务,并获得雀巢在中国市场的渠道。雀巢更聚焦巴黎水、圣培露和普娜等高端水业务。在国际市场,2020年6月,雀巢圣培露称已将旗下瓶装水品牌Nestlé Vera转让给PET瓶制造商Sicon的新公司,出售资产还包括圣培露位于意大利四个区域的装瓶厂。7月初,雀巢加拿大宣布,拟将雀巢优活(Pure Life)瓶装水业务出售给加拿大本地家族企业Ice River Springs,该交易有望在2020年三季度完成。

在雀巢聚焦的战略下,银鹭单飞离巣已在所难免,未来银鹭或将获得更多自有度。对此徐雄俊认为,银鹭由原来创始人接盘,就如“自己的孩子回到身边,肯定会不离不弃”,但挑战依然存在,包括维持老产品的稳定,以及寻找新的增长点。

雀巢方面,银鹭将继续为雀巢加工生产雀巢咖啡即饮咖啡产品,并在中国一些省份分销该产品。银鹭并将继续在雀巢的许可下生产和销售雀巢茶萃产品。

据了解,在雀巢入主前,银鹭的主力产品包括花生牛奶和八宝粥,但雀巢控股后,银鹭的业务扩展到即饮咖啡在内的三大类别。数据显示,2019年销售额近70亿瑞士法郎。银鹭约有业务的销售额大约为10亿瑞士法郎,其中,花生牛奶和八宝粥业务的销售大约占比2/3,银鹭品牌在2019年的销售额为7亿瑞士法郎。即饮咖啡业务占比大约为1/3。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银鹭拥有一定的体量和渠道,需要在多品牌、多品类、多场景、多渠道、多消费人群层面发力实现涅槃重生。

近两年银鹭也开始探索。2019年,银鹭开始扩充产品线,第一次推出了植物饮料“十趣草堂”,重点布局交通航站、学校等渠道,2020年,推出了三款无糖即饮茶产品,紧跟无糖消费趋势。

在市场层面,渠道商的意见也分成两派。有人认为,银鹭产品老化,年代已过,谁在操盘也没有用了。有人则看好银鹭回归创始人之手,必将再次腾飞。

已有 135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