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热潮中的传销魔咒

区块链快讯 admin 2021-08-25 123 次浏览 0个评论
根据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负责人李旭阳指出,最近利用所谓的区块链概念搞的代币、虚拟币已经有2000多种,传销平台已经超过3000多家。

本文来源:核财经

曾经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说一个做区块链的和一个做传销的聊天,做传销的惊呼:你们这是违法的啊。

做传销的显然从做区块链的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并从多年法律边缘游走获得的敏感,看到了区块链的“违法迹象”。区块链和传销似乎一开始就容易相互纠缠。

目前来说,区块链技术最重要应用之一就是发行代币和炒币。 基于区块链的加密代币发行,往往只有一份一般人看不明白的项目白皮书, 不对应实物资产,没有具体产品,其代币往往被称为空气币,而通过数字代币交易平台和场外交易,众多代币未来有带来暴利回报的可能性, 因此众多投资者趋之若鹜, 这种模式和传销方式的形似,很自然的使得传销模式深入其中,而区块链领域的乱象,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传销的大行其道。

传销在国外通常被认为是直销,销售人员主要发展自己亲朋好友为下线,特定公司产品通过这种销售网络推广进行销售,省却了传统商业批发零售渠道的费用来获得收益, 在法律完善的环境中,直销是一种正常合法的销售模式。

但直销模式到了中国, 出现了明显畸变,传销人员往往通过收取入门费,层层计酬等方式,来拉人员入伙,而其销售的产品则大多带有欺骗性质,比如某种回报率很高的投资产品, 通过收取后期入局的资金来维系前期参加人的回报, 最后往往演变成一个资金盘,也就是一个典型的庞氏骗局。

利用区块链技术做包装,通过发行山寨币,空气币等,结合传销方式来大规模拉人入伙,展开骗局, 这种做法已经有很多案例。

2016年以来,官方就着手开展打击新型网络传销专项工作,其中破获“网络黄金”、“克拉币”、“恒星币”、“买卖宝”等一批重大案件就披着虚拟货币的伪装。以“恒星币”为例,组织者以发展人员数量为条件提成返利,引诱会员通过“恒星币”继续层层发展他人参与。4个月就吸收全国31个省(区、市)16万余名会员,涉案金额近两亿元。

根据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负责人李旭阳指出,最近利用所谓的区块链概念搞的代币、虚拟币已经有2000多种,传销平台已经超过3000多家。 

《核财经》刊发过两篇调查报道(6月8日“传销币LCC崩盘 三人涉嫌诈骗被刑事拘留” 和6月18日“ 传销币LCC转战“柏拉图” 价格天天涨但无法卖出”),揭露了传销机构以区块链名义进行欺诈的故事, 这类欺诈往往有如下特点, 白皮书夸大宣传,甚至有赤裸裸的利益回报作为刺激, 比如LCC的官方网站声称初始发行600万枚,明确说明其收益模式为“每天复利倍增” ,“单边上扬,只涨不跌” 同时往往通过多层组织销售代币,并且每个都可以获得回扣。

2018年被认为是区块链应用之年,一方面是众多传统企业都希望赶上区块链列车,进行资产上链,另外一方面是很多精心于传销模式的继续编造财富梦想,大肆宣传某种虚拟货币价值,娱乐,医疗等实体项目,以多倍甚至百倍收益为噱头, 以拉人头的方式开拓市场,赚取回报,不断吸纳会员会费等。

更有甚者,为了结合区块链技术,证明虚拟货币价值并非空气币,传销机构也会投资建立数字货币交易所,安排虚拟货币上市交易,再通过价格操控,让虚拟货币保持上涨,构造虚拟财富不断升值的幻象,  这多重套路攻击之下,对外围蒙圈民众来说,多么坚固的心理防线都会被突破,这是区块链领域传销蔓延的额外诱因。

然而,传销模式和区块链领域的ICO毕竟是有区别的,总的来说,打着区块链名义的传销项目有一些共同的特征,比如团队缺乏技术能力,没有开源软件代码,很少展示其技术方案,更多的是承诺高收益,高分成,是一种金字塔结构的利益分成关系,缺乏知名投资机构参与。

当然,也有一些来路不明的区块链领域知名人士,项目白皮书漏洞百出,也缺乏技术实力,却利用其社会关系网,拉拢一些大佬为其项目站台,利用收益诱惑建立层级社群,实际上也是传销的变种。

可以预见, 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利用区块链项目来进行传销的活动,不会绝迹。如果说,娱乐圈人士的进场,还起到了传播和教育作用,那传销人士和传销模式的进场,则彻底把区块链带到沟里去了。投资者贸然跟风投资,只能被“割韭菜”。

破除传销骗局,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市场教育,媒体监督,行业自治和政府监管这些手段都是重要的化解之道。

市场教育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在社会氛围浮躁,渴望一夜暴富心态之下,很多投资者明明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但往往抵挡不住传销人士编造的玫瑰色财富幻象, 而掉进了传销大坑,成为被无情收割的韭菜,这种韭菜经历虽然有些痛苦,但也是市场教育的一种方式。币圈知名人士陈伟星和李笑来的互撕,揭开行业黑幕和潜规则,也是一种市场净化机制。

另外,媒体作为行业公器,需要发挥监督揭露黑幕功能, 日前一些区块链媒体成立了反传销联盟, 联盟将共同抵制传销币,并且每半月披露一次传销币, 拉入黑名单, 坚决不与其合作,不为其发活动通稿,这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行业自治也是一种重要机制,在日本韩国等国家,行业从业者都建立了自治组织。中国的区块链技术开发者,从业者,投资者应该尽快建立相应的行业自治协会或联盟, 提供行业规范,实行自我治理。

最后-或许并非最不重要的是政府监管。目前对ICO的监管,各国政府都面临挑战,正在摸索一套新的规则来应对。中国官方对区块链行业对代币首次发行和数字货币交易所则采取禁止措施,从过去半年多市场实践来看,这种绝对禁止的手法效果不尽如人意,很多正规项目被迫出海,传销币反而大行其道。 或许是时候重新检讨一下这种政策,比如通过鼓励行业自治组织进行准入门槛的设计, 通过开放合规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来发挥价值发现和甄别功能,那样才能让传销币无所遁形。

严峻的现实是,市场教育,媒体监督,行业自治和政府监管这些功能都还在演化过程中,区块链热潮和传销模式会如影随形,通往财富自由之路充斥着各种玫瑰色的陷阱。

已有 123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