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与V神博弈出的真相:区块链不适用于人类社会

区块链快讯 admin 2021-08-23 130 次浏览 0个评论
区块链不是万能神药,知道它不能做什么,有助于我们运用它做点什么。

本文来源:币不可少

李笑来说:傻逼的共识也有价值。 

他会说这种话,币少(ID:币可不少)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靠IP网红C位出道的大V们,内心秉持着“与其教育傻逼,不如赚他们点钱”理念,李笑来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想起马云在世界智能大会上的发言,如今看来更像是一次老司机的预言: 

我们对区块链技术没有很好的理解,今天区块链不是一个巨大的金矿,而是一个解决方案,解决数据和隐私安全的解决方案,为社会创造价值。现在很多人把它当做挣钱的东西,这就完了。 

真正的熊市是共识的流失,而不是价格的起伏。 

想想有些人当了老鼠屎,还要吹嘘自己是御膳房特供,亏不亏心啊? 

1、向左走,向右走? 

比起国内大佬的圈地收割,BM和V神的画风,就显得更热衷探讨技术。 

我们回顾下他跟BM互相评论就可以看到,围观网友也对他们的往来辩论做出了相当高的评价。 

鉴于两者的论战实在太多,今天就拎最重要的关键词出来梳理一下双方的观点。 

在进入划重点时间之前,币少(ID:bikebushao)先给大家科普下以太坊和EOS的基本差别。 

区块链世界都有明确的“经济奖励”。 

以太坊未来会升级成POS机制,谁的持有的ETH股份多、币龄长,谁就能抢到记账权,谁得的奖励就多。 

EOS是DPOS机制,持币者先投票选举出21个超级节点,再由这21个超级节点按照混合BFT共识算法竞争记账权。 

如果以政治制度做类比,POS就是直选制,谁资历深、见识广、财力雄厚,谁就掌握更大话语权。 

DPOS有点像民主代议制,你需要投票给自己信任的节点,然后由这些节点来仲裁,说白了就是普通人让渡自己的部分权利给到专业人,以权利置换效率的制度。 

这种共识机制的不同,其实反映的背后创始人的世界观的不同。 

2、V神:现实的垄断,在加密世界只会更严重 

正是针对以太坊和EOS构建最底层世界观的不同,BM和V展开了争论。 

V神开启了第一炮,他写了篇文章《Governance Part2:plutocracy is still bad》。 

文章中质疑了超级节点可能产生的贿选问题: 

EOS的21个超级节点并不是21个不同实体,节点之间可能存在内在联系的共谋;会导致财阀的天然统治。

为了论证这个结论,他用经济学提出了一个假设。

把EOS看成一个国家,其中选出35个小国王的超级节点选举,候选的35个节点拿出一定比例的奖金给选民,并且假设所有的选民都是理性人,谁给的钱多就投给谁。 

这个时候节点和玄民之间就会出现一种博弈: 

对节点而言,他们的目标就是以尽可能少的钱拿到合适的选票,保证他们能进入前35名; 

对于选民来说,所有选民可能是想尽可能拿到多的选票,因为这样相对得到的奖金机会变多。 

这个时候就很容易出现一种状况,节点之间会造成彼此竞争,方式就是不断加码,承诺如果给我投票就给你们分更多的奖金,最后造成的结果很可能是节点要把所有奖金都给选民。 

另一种情况就是节点之间互保,形成寡头联盟,互相匀票与选民博弈,发展到最后必然是21个节点归总为一个超级大节点(所谓的卡塔尔联盟),而这根本是有违区块链本质的。 

无论是哪种结局,底层选民根本无法左右链上,现实世界里人类无法规避、逾越的体制弊端,将会在加密货币世界重演。 

V给的出路就是通过经济激励和开发系统应用两者结合来管理链,即加密经济。 

3、BM:加密经济有局限,社区自理是关键 

针对V提出的种种理论,BM就发表了《The Limits of Crypto-economic Governance》回应了质疑。 

从根本上说,Vitalik和我都致力于这样的目标,即最小化社会腐败、最大化社会民主。我们之间最大的不同,是我们的基本假设不同。 

BM的核心观点就是,社区自己就是个生态,它有自己的的善恶之辨,只有通过投票才能测试社区成员的主观意见(善恶之念),DPOS投票机制真正目的是降低创建社区门槛和市场自由竞争机制。 

无法说DPOS委托投票权益是善或恶,善恶本身就是主观的,应该交给社区去辨别,每一个社区都最终会形成自己的“善恶观”,并在自然选择下“留优驱劣”。 

密码学只能用来证明逻辑一致性。它不能用来做出主观判断,也不能用来判断是非,更不能用来辨别真相或虚假(在一致性之外)。

 

Vitalik和我都试图解决人类治理中一些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我选择承认某些关于客观证据范围的现实情况,并接受现实,即每个社区都可能有自己的“正确与错误”的定义,只能通过对社区成员的主观意见进行投票来衡量。真正的目标是降低创建新社区的准入门槛,并允许自由市场竞争来奖励最有效的社区和惩罚最腐败的社区。

结语: 

BM和V互相讨论的文章有很多,为什么把这两篇单拎出来,还花这么大的篇幅讲解? 

因为币少觉得这两篇文章是两者世界观的基层表述,反映的是两位创始人最为核心的框架。 

总而言之,V神是想数学建模以精准的框架,抽象成为某种工具或者说是规范去管理世界,而BM呢,倾向于以看不见的的手、自由化市场竞争的理念,进行链上管理。

从币少我自己的角度看,还是大概可以理解V神想要构建世界框架下的用心,但是以绝对的精确管理人类,这还是偏于理想主义了。 

绝对精准对接的应该是机器、技术,而不是人类。区块链的本质就是对于静态的问题的处理,而不是动态问题的反应,它不可篡改不可回复的单一向量原则,本身的容错率就是极低的。 

这种极低的容错率放在机器身上还好,要是用于衡量人类,那绝对是反人类的用户体验。 

所以如果捋顺了V神的逻辑再往下推演,你就会发现区块链是为了机器准备的,而不是人类社会。 

BM呢,比较落地一点,他强调的不是去中心这个概念,而是社区激励机制,而这个机制是需要法律等其他制度配合的,没有一段时间是搞不起来的。 

区块链诞生至今,一方面确实是当仁不让的风口,可是另一方面也应该警醒,区块链依旧是个早产儿,迫切需要的不是急功近利、大鸣大放的成功,过早地捧到天上,也不过是捧杀罢了。

已有 13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